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弹珠同人/架空AU】【格眉】 君恨我生迟·拾壹

  -拾壹

  路上一直保持着两天左右能抵达一次驿站的行进速度,倒也曾遇上一场大雨,不过时间留得充分,车队在大朝会正式开始两天前就到了括苍。云中的使臣来得还要早些,三天前就已经抵达了。到驿站时她甚至远远地瞥见了巴云雀的身影,看来云中这次似乎颇有与青越结姻亲之好的意思,不过除了欧阳楼,几位皇子妃的人选都没有定下来,云中会这么做更多的应当也是青越也表露了这个意向。
  格裂的意思是等到朝见时再披露她的身份才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毕竟是在青越的地界上,若是让他们有了准备占得先机可能就不太顺利了。所以她在过城门前就早早戴好了幕蓠,格裂扶着她下车时她甚至能感觉到云中使臣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逡巡了好几趟,就差直接灼穿幕蓠来一探究竟了。
  毕竟皇子虽然不少,可是受宠的只有欧阳枫一个,早先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青越优先考虑的对象是浮罗,只可惜相比三皇子华容公主似乎是更属意定国公世子,两国的联姻不了了之,云中这才能顶上缺...可是说好的鬼王没有子嗣呢?鬼域这又是要搞哪一出?
  海小眉想到这些再看看云中使臣打量她的眼神差点要憋不住笑意,格裂更是乐得他们这样想,甚至于希望这样想的人越多越好,把黑蛟龙一个人踹去核对礼单,频频俯身来同她耳语,驿馆的房间安排好之后也亲自送了她过去才离开。
  有朝云行雨和影卫,别说驿馆的官员侍从,就是探子估计也进不得她房间,她这才摘了幕蓠,好好沐浴了一番,出来果然便见格裂已经在等着她了。她乖觉地坐过去由着他接过她手中的棉巾继续给她擦头发,先前听了她对云中使臣来意和青越用意的分析,格裂觉得她这一路的书还算没白看,一边擦一边就问她:“书看完了?”
  “嗯。”
  “《棋经》有言‘行远而正者吉,机浅而诈者凶’,你怎么看?”
  “我觉得...行远而正者不一定吉,机浅而诈者更不一定凶。”
  “嗯?”他也不做什么评价,继续着手上给她擦头发的动作,只是挤了个略微上扬的音节出来示意她继续讲下去。
  “《兵法》中讲‘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窥信息之重要。若能获得对手的信息,性格弱点甚至行事风格,都能够预测对手甚至于限制对手的行动。在此基础上如果能够做到知己、能够了解己方长短乃至于阻止对方获得己方的信息,也许就能决定胜负。《棋经》中也提到过‘宁失数子勿失一先’,我觉得行远而正者不一定就能掌握先机,机浅而诈者也不一定就会受制于人...”
  “才看了这么些天,能想出这些不简单了。”他腾出手来揉了揉她的发顶,“如你所言,信息的不对称能够带来极大的优势,但要想塑造这种优势,强大的实力和长期的积累,二者缺一不可。要追求这二者的碾压,绝少不了行远而正的努力,但要想削弱对手的实力,必少不了‘避实而击虚’这样机浅而诈的谋略。但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学会尽最大努力增加你的筹码,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成你不能失的那‘一先’,变成你掌握先机和主动权的资本。”
  “这些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让你融会贯通的,往后有的是时间。”见她听得整个人都有些懵,他不再继续同她做深入剖析,将话题仍推到她所讲的信息这方面,“从十天前进入青越境内,我就开始派出影卫去打探消息。三批人传回来的消息都说,欧阳枫和多杰克带回来的消息都是华容听说鬼域有一种珍奇的药草对她母后的旧疾有奇效,因此偷偷去鬼域采摘了,三皇子、世子和碧微郡主见华容迟迟不归便去寻人,未曾想正遇上华容遇险,最后碧微郡主救回了华容公主,却因此跌下悬崖下落不明。三皇子、世子和华容公主感念郡主情义,已恳求圣上追封郡主为公主。”
  见她沉默未语,格裂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擦拭得有些湿了的棉巾搁在旁边,把人往怀里带了些,“不好受么?虽然也做过更坏的预想,不过他们还是为了华容的名声选了这种于我而言最容易解决的解释。”
  海小眉摇了摇头,过了片刻才向后倚进他怀里。她往常被他这样抱着都会身体僵硬许久,这样主动更是鲜少能见,便是他也有了些许的意外,而后才听她道:“说来也奇怪,我只是突然就觉得...你所说的那些事情,都很陌生很陌生。听来更像是...在讲一个与我同名之人的故事一般。”
  她伸手覆上他环在他腰间的手臂,却甚至有些刻意的用上了敬称,“您会不会太纵容我了些?”
  格裂当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之前对他所做的一切仅仅只能算得上是感动,而现在却是真正地在向他寻求安全感。这意味着什么几乎是昭然若揭。他蹭了蹭她的颈窝道,

  “我不介意。”





  -TBC


  小眉姑娘智商逐渐上线,毕竟也是理论分析型战士不是。
  更何况格裂一开始没有想过护她一辈子,就算是宠着,他喜欢的姑娘也该与他比肩才对。


  权谋属于我平时不怎么涉猎的方向,就瞎几把写一写,大家看个乐子就成不要和我较真啦,给所有点进来的同好一个么么哒-3-

评论(1)
热度(4)
 

© 鱼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