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弹珠同人/架空AU】【格眉】君恨我生迟·陆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难产中,永远在安慰自己过渡章写完就好了,但是永远写不完...所以先发一丢丢,完结预计四万字左右勉强能算个中篇...越写会越觉得很多地方其实都很不自然orz...

不能接受或者不吃cp的各位,占了tag真的很抱歉呀(;´д`)ゞ



  -陆

  海小眉醒过来的时候天尚未黑透,雨却是停了,天边红日仍有余焰未烬,连带着一片霞云绚烂。她揉着眼睛坐起来,朝云便上前来为她套上大袖衫,行雨难得面上带了些许笑意,一边同她行了一礼一边道,“相爷在院中等着郡主呢。”

  她听到这话时仍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下意识点了点头就下了楼去,却见得本来空无一物、连莲叶都稀疏无两的湖面上已经零星飘起了莲花灯。听到她的脚步声,格裂放出手中那盏莲花灯直起身来,由着它晃晃荡荡飘出去,将一小片湖面映亮。

  他仍穿着那身朝服,只不过卸了朝冠与绶带,映着憧憧灯火与霞光,连他的神情也一并柔和起来,他变戏法似的从广袖中摸出一只小小的兔子灯,“今年的上元节你应该没去成灯会,给你补上。”她怔怔地看着台阶那头男人提着兔子灯长身而立的模样,模模糊糊地记起那一年的灯会他买下那盏灯送给她的模样。

  格裂见她未动,便一步步拾级而上,将灯杆放进她手心,弯腰极轻地抱了抱她,温柔得像是在拥抱他毕生的梦想。他刚想松开,便感觉到她怯怯地回抱了他。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可教人如何舍得松手。片刻后他终究还是松开了,牵起她的手往楼上去,朝云行雨端来了伤药便也退下了,他领着她坐下,便卷了她的袖子来给她换药。本就只是磨破一层皮,敷了三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格裂仍细细给她匀了药膏敷上,一边卷上绷带一边同她说:“女孩子家家的,留了疤便不好看了。再过月余我便送你回青越。”他未听得她应声,心里其实有点欢喜的,却还是板着脸继续道,“正好这次天中节的大朝会王上使我去...”他将手上绷带剪断打了结,抬眼却瞥见她憋着眼泪咬唇看他,嫣红的唇都咬得发白才开口说,“你是不是也不要我?”

  软软的音调都在打着颤。

  为了同她上药,格裂本就坐得离她近了些,听她说出这样的话便不再压抑着,直接将人拉进怀里坐着,下巴都搁在她肩窝上,“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倒是你这样...”他在她嫩白的颈间嗅了嗅,还有淡淡的安神香味道,“还有一个月,教我如何忍得住。”

  海小眉听他这话便羞得想推开他,他本来扣在她肩上的手便滑到她腰上去,“别动。”她听了这话果真便吓得不敢再动,他心情极好,低低地笑起来,吐息间的热气便贴着她脖颈扫出去,引得她整张脸都烧的通红。

  “碧微碧微,这个封号很适合你。”他顿了顿,“可这是多杰克为你求的郡主封号,我不喜欢。我的姑娘该做公主,这封号,也该我为你求。”

  “三殿下和世子自然不可能说在我这里找到了华容,所以他们极有可能说你为了救华容在鬼域境内遇难。能把华容公主摘得干干净净,还能把你的死推给鬼域借机来找王上的麻烦,真真是打的好算盘。”他眸光暗了暗,语调却不变,“这次大朝会我会送你回去,你只要一口认定你为了救华容才与他们分散就够了。我会向欧阳枥表明是我救下了你,我与你两情相悦,此番为求娶而来。我不会留你在那里,但是我要你风风光光地离开括苍。”他感觉到怀中人身体僵硬起来,这当下不敢逼得过紧,拍了拍她的背,“回程路上你若不愿和我一道回鬼域,你只管离去便是。”

  “你敢不敢回去?”

  去面对那些虚情假意和流言蜚语。

  海小眉犹豫片刻,伸手环住他的脖颈,低声却坚定地回了一句“敢。”

  “我的好姑娘。”

  他松开了手,领着她去到窗前,推开窗户不多时便见大朵大朵的烟花在天边炸裂,绚烂到月色星辉都要失色。她自是开心的,那次她将兔子灯带回去后定国公夫人便没再许她去过灯会,她很久没有这样近地看过烟花了。格裂却没心思盯着烟花看,只倚着窗框看她,还有那双映着漫天烟火璀璨如同星河的眼睛,直等她看的尽兴了才弯腰轻轻在她眉间落下一吻。

  “睡吧,明天带你出去玩。”



  -TBC


评论
热度(1)
 

© 鱼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