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弹珠同人/架空AU】【格眉】君恨我生迟·伍

一个格裂看上小眉姑娘然后千方百计把姑娘拐回家的故事。

点进格眉这个tag的都是壮士!好汉受我一拜!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虽然出场不多,但是如果你看下去了,就说明你能接受以上三人的OOC霸王条例,不接受ky和撕逼。



  -伍

  格裂知道这几天来她是思虑过重,吃的又少,此刻哭的有些脱力了,心神一松才昏睡过去,便低头轻轻吻了下她额头,一直等她睡得沉了才抱着她回了专为她辟的那处院子。因着担心换衣裳扰了她睡意,就只放她在美人榻上,由朝云行雨取一条小毯给她披着,又吩咐二人去点安神香来,若是晚膳时还未醒记得唤她起身,不可由着她这么睡。他还未跨出院子,便远远见青风撑着伞候在了院门口。

  他的影卫皆是在正式上任以后才按顺序编号作名,亡者不补,朝云行雨跟着他四年都已经排至六开头的数字了。青风是他最早一批的影卫,或者应当说是他最早的亲卫之一,也是他任丞相时唯一还活着的亲卫了。鬼域立国一战厮杀的尤其惨烈,他右眼上的疤也是在那时留下的。但惨胜之后带来的是鬼王领地的疯狂扩张,也给了鬼王立国称王的资本。青风在那一战虽未死也受了极重的伤,被一柄长剑当胸穿过,这条命最后虽是捡了回来,武技施展却到底不如从前了,格裂便为他取了名字,将丞相府和影卫的挑选训练都交由他管理。

  他如今不再是影卫,便不再穿劲装,素日里就穿些深色的长衫。因还撑着伞,青风只微微俯首向他行了半礼,“主上,云麾将军为了府上一位公子,纵马进宫摘了王上御池中新开的莲花。”

  听得青风这话,格裂感觉自己的眉心又开始一跳一跳地隐隐作痛,“简直胡闹!”

  云麾将军便是西雅。他们四人都是孤儿,根本没有兄弟姐妹,青风话里的公子更非西雅的儿子,而是她府上养着的面首。五年前鬼域立国后西雅便开始一批一批地养面首,换起面首来比换首饰的速度都要快。

  黑蛟龙虽比西雅长了三岁,却是最后一个被鬼王带回来的孩子,那时候格裂都已经十六岁。他如今已经记不太清黑蛟龙刚被带回来的模样了,总归不过如出一辙的狼狈,印象深些的无非便是这个孩子皮肤更苍白些罢了。但他永远忘不掉少年用袖子擦了擦颊上血迹后抬起头望向他的眼神,阴鸷却又桀骜,格裂那时已上了三年的战场,仍旧觉得像有一条冰冷黏腻的蛇贴着脚后跟爬上来,在心脏的位置慢慢收紧。他流浪太久,头发杂乱且板结成块,大夫为了方便用药便将他头发剃得精光,加上年龄不大,开始便无人察觉有什么不妥。但过了两年他整个人都长开来,头发也慢慢蓄长,那张面孔就愈发雌雄莫辨起来,更曾几度被认作女子惹来过不少麻烦,所以他从十七岁开始便一直戴着面具了。

  因而除了他们也就几乎无人识得,西雅这些面首,长相都或多或少与黑蛟龙有相似之处。

  这次不知道又是哪个活腻歪了的东西居然撺撮着西雅去摘那莲花,现下里还是早春,整个封都[1]里开了花的怕是就只有王宫里的莲池。他一边想着一边又庆幸自己府上的莲花未曾开的这样早,不然他的姑娘怕是能给西雅那个疯子惊出病来。他还未来得及多宽心一会儿,便听得青风补了一句:“云麾将军入宫时佩剑匕首都未卸。”

  这下格裂现在觉得自己连太阳穴都开始突突地跳。

  巴斯达年纪是四人中最长,却整日里笑呵呵地什么事都不过问,虽说格裂不是年纪最大的那个,却是跟着鬼王时间最久的。对他来说战场上厮杀得久了,连感情都一并淡漠起来,却是一直将黑蛟龙、西雅和巴斯达当做手足看待的,加上他又做了丞相,几乎就一直是他在收拾西雅作出的烂摊子。

  他顾不得这阴雨天气,换了朝服便急匆匆地进宫去,却在宫中甬道便遇上了卸了剑一手撑伞一手牵着马慢悠悠往出宫方向去的西雅,马鞍上还别着她摘来的莲花。格裂见她人无事稍松了口气,但总归是进了宫,他也不能就这么直接回去。

  擦肩而过时他叫住了她:“小雅,黑蛟龙他无意于你。”

  求不得命数,你不必这样做傻事。

  “我知道的。”西雅步履未停,用发冠高高束起的长发在她身后晃动着。

  “但若是他来与我求上一句,便是九天赤霄上金叶玉蕊的莲花我也摘得。”

   

  痴人。

  格裂在心里叹了一句。转念想到自己,便摇摇头继续往宫里去。他差了人去通报一声便放缓脚步慢慢向着御书房的方向去了,一般这时候鬼王都在御书房下棋或是临字。果不其然,很快便有小御侍来回话说鬼王在御书房。他进殿门时正好见鬼王正立于案前写些什么。

  “王上。”他还未拜下身去便听得鬼王出声免了他的礼,格裂笑一笑,直起身来,“您真是太宠着西雅了。”

  鬼王没有抬头,仍旧望着书案,手中笔却一顿:“孤老了。以前拿你们做刀剑使,现在自该是对你们好些的。”

  格裂知道,他的身体已经一年不如一年了。他没有子嗣,这些年愈发将他们当做孩子看待,他是真的老了。从前那个遥不可及的背影现在已经垂垂老去,他还记得刚被收养的时候男人苍白的脸庞上面冷情的眼睛,薄薄的唇瓣开合间就决定了他们一群孤儿的命运。

  “您没有老,这天下还等着您去统一。”

  “好了!”鬼王佯怒丢了手中的笔,“这种奉承话还是西雅说来好听些,你就消停消停吧。”

  “是。”这便是真的无事了。他放下心来,正思量着回头该如何开解西雅,便听得鬼王继续问他,“我听人说,你把青越的一个郡主弄回来了?”

  “青越的三殿下把她送到我府上来的。”他恭恭敬敬地垂首道。

  “孤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吗。”鬼王被他气得快笑了,拐回来的都能让他理直气壮地说成人家送上门来的,真以为他不知道他怎么把华容公主绑回来的?一个个都这么不让人省心。“天中节的大朝会[2],你和黑蛟龙去把人送回去。下去吧。”

  鬼王从小收养他,自是了解他的性子的。格裂确实是忠心耿耿,甚至可以说愚忠,但他真正想要的,从来都会不择手段地拿到手。这个郡主据他所知只是定国公府的养女,身份可大可小,这次说是让他送回去,倒不如说给他个机会光明正大地把人要回来,免得日后多生枝节。

  “是。”他行了一礼便低头退了出去,皇子送的不作数,皇帝送的总该作数了。格裂心里算盘拨的响,却没有立时就说出来。鬼域虽非青越那样富饶强盛,但也并没有弱小到要受青越保护,本来鬼王称帝也无不可,之所以会愿意向青越俯首称臣,不过是因为从很多年之前,鬼王就在寻一个人。他寻过很多地方,甚至连那样远的浮罗都去过了,却总也找不到那个人,鬼王只是需要一个借口,一个能让他在青越寻人的借口罢了。

  他从五年前的上元节出使青越就开始替鬼王寻那个人,五年了,就只剩下括苍[3]一带未曾寻过。这里最难寻人,却也...最易藏人。




[1]封都:鬼域王都,灵感来自酆都hhhh

[2]大朝会:《周礼·春官·大宗伯》载:“春见曰朝,夏见曰宗,秋见曰觐,冬见曰遇,时见曰会,殷见曰同。”一般大朝会应该是在岁首举行,百官及诸侯朝见天子,汇报治理情况。这里为了剧情给青越安排了一个在端午节的大朝会,天中节即端午节。

[3]括苍:青越王都。



-TBC


评论(2)
热度(6)
 

© 鱼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