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弹珠同人/架空AU】【格眉】君恨我生迟·肆

一个格裂看上小眉姑娘然后千方百计把姑娘拐回家的故事。

一个架空古风AU,无脑瞎几把写,只是为了自己爽一爽复健,OOC,其实换掉人名可能都算不上同人了。

随缘掉落,如果有功夫就好好想想怎么能写的合理一点。

点进格眉这个tag的都是壮士!好汉受我一拜!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如果你看下去了,说明你能接受以上三人的OOC霸王条例,不接受ky和撕逼。


  -肆

  格裂走了之后,朝云和行雨便进来收拾了吃食,为她换了伤药后便一言不发地退下了。海小眉也没有像她们二人所想的娇贵大小姐般闹起来摔打东西,就只是默默坐在榻上由着眼泪断线珠子一样地往下掉,声音都哭不出几分,只看着都让人心疼的紧。其实她心里也是明白的,格裂所做的,不过是让她能更早一步认清自己在欧阳枫和多杰克心中的地位罢了。

  海小眉从没有这样远离青越、甚至是远离国公府,但现在仔细想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自她六岁被收养直到现在,定国公夫人和多杰克给她的那哪里是什么宠爱,姓氏都没有改换过,分明从一开始就只是拿她当个玩物一样的豢养起来罢了。兴许是那时候看的顺眼了,便给了她一个身份。最后还能哄她去换得华容公主的平安,他们指不定该有多高兴。她只是难过,为自己一直以来活的这么卑贱却不自知而难过。

  自那天后格裂也没有再来这个院子,朝云和行雨除伺候她日常起居外便也不会主动与她搭话,但新裁的衣裳和各种首饰仍是流水般送过来,用餐时呈上来的菜式也都是她喜欢的,精巧的点心时令的瓜果即便她没有心思用也不曾重样过,她的吃穿用度没有一样是比在定国公府时差的。起初她还在难过,便不太留心这些事情,渐渐地缓过来了,再想起几天前推他那一下,他毕竟是鬼域的丞相,自己的命也捏在他手里,便思量着去同他道个歉。却也越想越觉得奇怪,他这些所作所为显然不是用一句礼待他国的郡主能解释的,更不像是对待一个用来取乐的女人,倒不如说是...取悦心上人?

  她彼时正趴在窗台上看下面湖里的锦鲤,外面下着雨,湖里的鱼儿便不停地浮上来衔那落在水面上的雨珠,想到这一茬的时候她被自己的想法惊得坐起身来,刚才行雨为她披上的衣裳便落了下来,她这才发觉是他那天夜里来时给她披上的大氅。这几日送来的衣衫尽是些轻薄的春衫夏裙,但早春里还是凉着的,厚衣裳却还没来得及赶制出来,行雨便取了他这件大氅给她披着。她将大氅叠好拢在膝上,指尖陷在领上皮毛里暖绒绒的,不由得就让她想起他握住她小臂上药时他掌心的热度。

  她没看见朝云和行雨,但知道她二人既做过影卫,此刻便必定是在附近的,只她没能发现罢了。“朝云,你们...相爷现在可在府里?”

  这便是要去见主子了,朝云心里想着便高兴起来,连带着语调都轻快几分,“在的,郡主请随奴婢来。”二人说着便取伞来引她去见格裂。主子明明也挂心的不行,东西流水般地送,却又不许她们提一句,好在郡主总算是能想到了。 

  格裂住的院子离得很近,她发梢上连水气都没沾上几分便到了,他住处也是依水而建。或者该说,他这丞相府最中心便是这片小湖,两座主院其实是建在同一处的。只不过他这里不是台阶,而是建了连廊,廊上悬着青竹制的风铃,随风动起来响得煞是好听。远远便能看见他在湖心亭中,二人送她至廊口便低首止步,她只好捧着大氅自己往里去了。

  格裂只披了一件天青色的长衫,远处看不清切,近了便能闻出他是在饮酒,亭中置了小几,几案上摆着吞金兽模样的香炉和茶具,案旁也有温酒的小炉,他却偏偏靠在榻上喝冰凉的烈酒。

海小眉打起亭外竹帘时就听见他的声音,“三天了,你终于过来了。”她一下不知该怎么接,便看见他坐起身来,又是满饮一口,“给我披上吧。”她依言抖开大氅为他披上,他身形看起来并不魁梧,甚至是比普通人略显消瘦,肩膀却意外的宽厚。她触了一下便被火燎了似的松开,站在一边有些没头没尾地同他来了一句“对不起。”

  格裂知道她话里指的是那天早晨推了他一把的事情,没有应她,只是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她坐下,而后伸手端了桌上一盘桃花酥置在她膝上。他喝了这样久,几案上却俱是些女儿家爱吃的甜点,还半分都没有动过,显然是给她准备的。她伸手捏了一个,掰了花瓣小口小口地咬着,啃完一瓣方才敢开口:

  “那如果哥...多杰克他没有带我来呢?”

  “你不会术法,又无武技傍身,定国公世子这样聪明的人,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带着你来救华容公主?”自然是从一开始就做好了用她来换査拉美的打算。

  他说完许久都听不见她的回音,却看见她莹白的手背上几颗碎开的泪珠和开始微微颤动的肩膀。他叹一口气,喜欢的姑娘明明在身边,却眼里心里都是其他男人,教他怎么能不气。可一见她掉眼泪却又什么气都生不起来,只好将人拢到怀里,她却整个人一下子僵硬起来,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一口气没顺过来还打了个哭嗝,显然是从来没被人这样抱过。

  “你不用道歉的。”他的姑娘怎么能给人道歉。他一边腾出手给她顺气,一边慢慢给她讲:“我见到你是在五年前的上元节灯会,那时候你才十二,还未及笄,就扎了双髻,穿一条白色咬金边的襦裙,披着白茸茸的斗篷,灯会上有那么多好看的灯笼,”他顿了一会儿,听她抽噎的声音慢慢缓下来,故意省却了多杰克的名字,“他们不肯给你买,但你最后还是得了一只小兔子的灯笼,举在手里开心极了。”他又等了等,没听见她问后来呢,低头一看她竟已经睡着了,一时间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

  那一年他的姑娘粉色的头发扎了两个圆圆的鼓包,坠着大红的流苏,整个人粉雕玉琢般可爱,她那时看灯笼看花了眼,最后挑中了一个小兔子模样的灯笼,就不愿走了,央着多杰克给她买。定国公夫人一向不喜欢这些玩意儿,多杰克便没有同意。

  那时鬼域刚刚立国,他作为使臣出使青越,被欧阳枥[1]留下来过了那个上元节。本是看见多杰克才停了下来,可视线扫到她身上,便再也没能挪开去,鬼使神差的就走上去给她买了那个灯笼。

  她得了喜欢的灯笼,开心的举着灯笼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最后才想起来同他道谢。小小的人声音也糯糯的,那时她脸上的婴儿肥还未褪去,脸颊因为激动泛起红来,碧蓝色的大眼睛映着灯会上放的烟火如同璀璨的星空,睫毛长且卷,扑闪扑闪地像两把羽扇直刷在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他还记得,那时候她认真又稚气地说,“谢谢你呀,好心的大哥哥。”


  这便是一切的一切,最开始的样子了。[2]




[1]欧阳枥:原作有没有提及欧阳小枫父母的名字我记不清楚了,就自己写了一个,青越的皇帝。给小枫的妈也捏了个名字,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出场的机会了。

[2]其实设定里多杰克是记得五年前上元节灯会的事情的。

所以开头那时候才会带海小眉去,姑且算是一环咬一环吧,如果格裂那时候没有看上小眉也不会搞事,但是如果不搞事多杰克也没有可能带海小眉来救査拉美。其实是个无解的题。


-TBC!TBC!

后面的故事是会有的,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能码出来,四天只憋了七千字的我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很多设定没有下力气在正文里好好写出来,因为我还在改论文。

是的就是这么刺激,用生命在摸鱼。

能看到这里的你们也都不容易,谢谢你们。


评论(2)
热度(1)
 

© 鱼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