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弹珠同人/架空AU】【格眉】君恨我生迟·叄

一个格裂看上小眉姑娘然后千方百计把姑娘拐回家的故事。

一个架空古风AU,无脑瞎几把写,只是为了自己爽一爽复健,OOC,其实换掉人名可能都算不上同人了。

随缘掉落,如果有功夫就好好想想怎么能写的合理一点。

点进格眉这个tag的都是壮士!好汉受我一拜!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如果你看下去了,说明你能接受以上三人的OOC霸王条例,不接受ky和撕逼。


  -叄

  见她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格裂心里有些想笑,面上却不显,手上也就继续握着她的胳膊,然后抬眼来看她。他的姑娘五官长开了很多,身量却还是小小的,本以为过了五年她该再长高些,没想到她长得这样慢,衣裳都做得大了。

  海小眉本来懵懵地盯着他上药的动作,他这么一抬眼就正好对上他的眼睛。他瞳孔也是浅淡的金色,单只看那一双眼睛,格裂和多杰克是真的很像,只不过多杰克身为定国公世子,虽也是去过军队里磨练过的,但他于世家里长大,那份气度是刻在骨血里与生俱来的,即便开弓挥剑也端的是姿态风流,神仙如画;格裂却是个孤儿,七岁被鬼王收养,十三岁就上了战场,他的人生接近一半都在战场上度过,后来又做了五年的丞相,周身气场自如十殿阎君。加上离得近了就能看见他绿发间横亘在右眼上的伤疤,从眉弓一直拉到颧骨,便生生将他和多杰克有些相似的温润气息锉平,又平添几分戾气。

  她张张嘴想问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处问起,就眼见着他站起来,“她们两人你随意使唤就是了,很晚了,睡吧。有什么话明日再说。”语毕的时候他已经出了门。

  被这么一打岔,她也就没再往寻死上去想,木木地由着侍女给她擦干头发换上寝衣,扶她上了床以后又绞了热帕子来替她敷眼睛。帕子带着浅淡的莲花香气,借着热度一直熨帖到心头,今天这一遭实在是把她折腾的狠了,很快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等她理清思绪,两个侍女已经领着她擦了脸换好衣裳,衣裳还是昨天那套,但长了的裙摆已经被改到合适的长度,她还未曾出嫁,就简单的梳了一半头发起来扎一个小髻,余下便都散在肩头,鬓发打了一条简单的细辫垂在胸前,因她手腕上有伤不能戴镯子,就取一条赤翡的璎珞项圈给她戴上。

  朝食很快便送上来,粳米粥熬得晶莹稠厚,配着好几样爽口小菜,还有流沙包水晶饺芙蓉糕和海棠酥,俱是她喜欢吃的,看旁边还摆了一副碗筷,她便知道格裂也是要过来的。从昨天中午起她就没吃东西了,就先夹了一个小小的水晶饺咬了一口,也是她喜欢的玉米虾仁的馅儿,她一面咬着筷子一面问侍立在旁边的两人,“你们叫什么名字?”

  还没听得两人回答,便见着他打了帘子进来,“她们未曾有名字。”

  他还穿着上朝时的朝服,朝冠都未摘就来了。鬼域尚黑,文臣用青武臣用赤,朝服自然不似青越那般以白金二色为主。他一身广袖直裾,素白深衣鸦青中衣叠玄裳,重叠衣饰并不显臃肿,腰间束着的一品仙鹤佩绶更衬得他身形修长。格裂上朝之前自然已经用过朝食了,侍女便没有再为他碗中添粥,“你取便是。”

  她一下子拘谨起来,她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他的意图,按理说她一个定国公府的养女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更不是什么名扬天下的美人,若真如他所说,査拉美只是因为入了鬼域地界才被他手下“寻美”的侍卫抓来,那作为代替品的她怎么倒好似成了他丞相府的半个主子?

  她觉得是高估了自己,一边在心里想着一边用手中的乌木筷子戳着刚刚没吃完的那半个水晶饺,随口就说:“那眼边无痣的姐姐叫朝云,有痣的姐姐便叫行雨罢。”

  格裂看她眼眶已不似昨晚那样红,心知她昨晚是睡好了,现下听了她这话,放下筷子用手撑着下巴看她,“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海小眉,你这么想向我自荐枕席吗?”[1]

  她只是想到那泪痣便取了这样一对名字,没往深处想,更没想到他竟然会知道这出处,惊得猛然抬头去看他,正看到他勾着笑望她的模样,又立刻羞得低了头。格裂本就生的好看,又是在战场上被血光淬炼着长大的,这一笑起来便带着勾人邪气,见她恨不得把头埋进碗里去的样子更是开怀,复又举起筷子,“挺好,以后你们就有名字了,还不谢过郡主。”

  “谢郡主赐名。”

  她便一直低头舀自己碗里的粥来喝,满桌喜欢的吃食都没再抬头夹一筷子,直到他用毕起身才终于犹豫着开了口,“你...是不是见过我?”见他身形顿住却未曾言语便急匆匆地补上一句,“我印象里好像是没有见过你的,所以才想问问你...你是不是见过我?”不然缘何要这样待她?

  他示意朝云和行雨先退下,面向着她再次坐定,极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道:“是。五年前上元节灯会我见过你,在青越。”然后他视线落在她缠着绷带的手腕上,把话题岔了开去,“腕上伤记得换药,她们二人以前是我的影卫,有什么事情使唤她们便是。若是闷了出去走...”他话还未完便被她打断,“査拉美,华容公主,是不是你让人抓来的?”

  格裂沉默片刻,还是答了一句是,果然便见她睁着的眼睛里开始聚起水雾来,而后她便突然用力推了他一把,“都是因为你!你出去!走啊!”她即使是气急了,这样的力气于他而言和被小猫儿挠了一下也没什么两样,他也就没再接着分辩什么,起身出了门。他知道他的姑娘那样聪明,只是还是不愿接受昨天发生的事情罢了。他本来并不想这么快就提这件事情,想着先缓一缓,也许等过段日子再提也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1]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上。:出自《高唐赋》。开头讲了楚襄王在梦中与巫山高唐神女相会之事,这句话便是神女与楚王自荐枕席后离去前所说的一段话中的。这里小眉本意是女子落泪如梨花带雨,兼之影卫之一眼下带有泪痣,便取了行雨的名字。

私心给格裂配了一个庞大且无所不能的影卫集团哈哈哈,这篇文起意突然,各种细节也没有仔细安排,有同好看的话看个乐子就成,毕竟从小喜欢的cp,只是想着写个既甜又爽的文。[等等我是不是暴露年龄了]


-TBC


评论
热度(4)
 

© 鱼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