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弹珠同人/架空AU】【格眉】君恨我生迟·贰

一个格裂看上小眉姑娘然后千方百计把姑娘拐回家的故事。

一个架空古风AU,无脑瞎几把写,只是为了自己爽一爽复健,OOC,其实换掉人名可能都算不上同人了。

随缘掉落,如果有功夫就好好想想怎么能写的合理一点。

点进格眉这个tag的都是壮士!好汉受我一拜!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多杰克、欧阳小枫、査拉美重度OOC预警!

如果你看下去了,说明你能接受以上三人的OOC霸王条例,不接受ky和撕逼。


  -贰

  她从正房里出来后就被直接带去了后罩院的一间房里,屋子里没有床铺,只搁了一条美人榻,榻后面摆着屏风,隐约能看出屏风后摆着很大一个木桶,热气袅袅。

  “进去,洗干净点。”她身后的侍卫给她解了绳子以后推了她一把,关上门之前还恶声恶气地警告她,“别想着逃跑!”

  她还失着魂,冷不防被推,趔趄一下差点摔倒,却见侍卫有些紧张地想上来扶她。她有些奇怪,更多的还是害怕,定了定神躲开了,确定他们关好了门才走到榻前坐下。榻上摆着一套白色襦裙,红色齐胸上用金线绣着芙蓉,烟笼纱的大袖衫上也用金线勾着蝴蝶,衣裳上还压着一对粉色的翡翠镯子。

  她的体质不适合学习武技,术法也未曾系统的学过,只不过曾经缠着多杰克教了她几个化物的小把戏,过去只当定国公是疼爱她,现在才明白不过是没有重视她罢了。如果她逃跑,在鬼域境内她怕是会死的更快更惨。

  多杰克救査拉美心切,得了消息便带着她与欧阳枫一路风尘仆仆地赶过来,她甚至都没来得及收拾换洗用的衣物就跟着他们上了路。海小眉脱了衣裳跨进浴桶,手腕上刚刚被粗粝麻绳绑过的地方磨掉了一层油皮,现下被热水一浸就火辣辣地疼起来,也不知是因为这个还是因为刚刚发生过的事情,眼泪扑簌簌就落下来,她用力地用手背擦了擦眼睛,然后把自己洗干净。她从迈开第一步的时候就打定了主意是要赴死的,但就算死她也要收拾干净了再做了断。

  她擦干身体换了衣裳以后又仔细地把头发绞了绞,但还是有些湿意,将后背的纱衣也洇湿一片,她正准备找些什么尖锐的东西,却后知后觉地发现这间屋子里连只花瓶都没有摆。门口的侍卫这时也敲敲门问她,“郡主可准备好了?”没得到她的回应过了片刻又高声问了一句:“郡主如果不答话,小人就要进门了。”海小眉只好应了一句,由着他们进来押着她往东边的院落去。这丞相府比她住了十年的定国公府还要大,她回头看看竟都有些认不出来时的路。又过了三进门一直到一处挂着一对青皮灯笼的小院几个侍卫才停下,由院门口的两个作侍女打扮的女子领她进去。两个侍女皆是黑发绿瞳,眉眼间敛着淡淡的狠厉气息,模样身材都很相似,只不过其中一位眼角有一枚泪痣。

  这处院落傍水建成,比刚才的院子要精致太多,两层的小楼全部落在水上,木质台阶几乎与水面并行,仿佛只要再高少许就会淹过台阶。湖中飘着莲叶,几尾鲤鱼不时浮上来在水面上点出一圈波纹。这身衣裳比她身形大了不少,因而裙摆一直拖在地上,即使她一直提着裙摆,还是不可避免的沾湿了一片。

  进了主间她才发觉这并非他的院落,各种物事这里也是一应俱全,进了门便能看见黄花梨的雕花圆桌,旁边搁着四只同样黄花梨的雕花鼓凳,隔断用的垂拱圆门后面摆了一座四季画屏,隐约能看见屏风后面的妆台与大床,她便知道这应该不是他的居所。春日里夜晚还是有些风的,窗子开着,便有凉风吹进来,一室帷幔就都跟着飘起来。两个侍女都没有退出去,她脑子里很乱,更不知晓该问什么从何问起,便只好先在桌旁坐了下来。

  头发还带着湿意,又被凉风吹着,她很快就觉得冷了起来,格裂进门的时候正好见着她捂着嘴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于是吩咐侍女去把窗子关了。冷不防听见他的声音,她生生把正要打出来的喷嚏憋了回去,这下便把眼泪憋了出来,却又不敢乱动,他自然也就瞧见了她之前哭得和兔子一样的眼眶和手腕上一圈镯子也挡不住的红肿。

  他皱着眉脱了大氅披在她身上,这件大氅领口是熊皮做成,围在她颈间更衬得她小脸不过巴掌大。他坐下后便避开手腕将她小臂拉过来,挨个把镯子褪下来,“受了伤就不用戴这些东西。”语罢侍女已经将伤药送上来,他挥挥手示意她们退下,而后亲手给她上了药卷了绷带。她一下子有些懵,事情的发展和她之前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她在青越也是听过他的名号的,鬼域的丞相格裂,他和黑蛟龙、西雅、巴斯达四个人都是被鬼王收养的孤儿,说他们四个人都是踏着尸山血海长大当真是毫不夸张。鬼域立国前四人就随鬼王四处征战,战场上杀人如麻,至今在青越边陲他四人名号都能让将士胆寒。她身量本就不高,他几乎一只手就能握住她整个小臂,她皮肤极好,足称得上是吹弹可破,现下有些受了冷,白腻冰凉玉似的一截握在手里让他有些不忍放开。


-TBC


评论
热度(3)
 

© 鱼叔 | Powered by LOFTER